血腥轨迹

日常涂鸦 圈地自萌

狗血大杂烩【联文/番外2】

向邱苏苏低头

只是个小皮而已:

沉迷冷西皮不能自拔……哎,再更新一发番外。


狗血大杂烩番外1


狗血大杂烩番外1.5之车


@每天都被饿醒的胖子  你点梗的番外……我写了,你看看哈。


还有之前说想看狗血里大蟒和邱叔叔修罗场的,可以看了。


 


 


番外2——怼不起来的修罗场


 


邱贻可和方博二人互通心意之后,自然恨不得每时每刻腻歪在一起。


本来就是临时从那鸟不拉屎的基层单位跑回来,邱贻可还压着一堆事情要处理,然而当他面对着又软又可爱的方小博儿时,什么他妈的狗屁工作,还是在家陪宝宝最重要。


君王不早朝的生活过了没两天,邱叔叔就遭了现世报,平时他大早上吵方博儿睡觉吵习惯了,今天有人砰砰砰来砸他房门。


真不想起床啊,怀里搂着软乎乎的大宝儿,谁想起床。可那敲门声就是阴魂不散,还伴随着某人气急败坏的声音。


邱贻可你他妈的给老子滚出来。


老子知道你就在里面,你有本事偷懒,你有本事开门啊。


“怎么了?”


方博儿也被外面的动静吵醒,拽着被角往他叔怀里拱。


“没事,我去看看。”低头亲亲怀里人的额头,又替他掖好被角才小心翼翼的抽出胳膊下了床。


 


“砸什么砸,上赶着投胎啊。”


门一拉开,看见邱贻可还穿着睡衣打呵欠王皓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
好你个邱贻可,你这是做昏君做上瘾了。


废话,上班哪有陪宝贝儿重要。


哦吼,好了不起,都会秀恩爱了。


承让承让。


王励勤站在门外,看这俩一见面就要开怼的架势赶紧把人往屋里推。


有话进去说,别挤门口平白让人瞧了笑话。


 


王皓气哼哼坐在客厅沙发上,邱贻可就看着自己手指甲连杯茶都没倒。


意思再清楚不过,有事赶紧说事,没事我就回去继续做昏君了。


不过无关牵连了王励勤还是有点不落忍的。


“大力哥,谢谢了。”


王励勤懂他这种老光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心思,点点头没再多问。反正看这春风得意的样子应该是有了好结果。


说实话这两年在旁边瞧着,心里边不触动是假的。


开始还以为邱贻可就是三分钟热乎劲儿,过去了就不执着了,可没想到风里来雨里去的,一追就是两年。


有时候瞧他一副不求回报的样子也是瓜的没谁,连王励勤在一旁看着都心疼邱贻可,总觉得方博儿的心就算是石头也得捂热乎了吧。


可偏遇上那小子的事日天日地的邱某人就怂的一逼,好几次自己这个当哥的都看出来方博眼神儿中的动摇,他却害怕给人吓跑了死活拦着不让说。


再这么拉扯下去这俩人还不知道要这么你追我逃多少年。


所以就当做个顺水人情,还好结局让人满意。


 


方博儿光着脚丫子从卧室里出来,眼睛都没睁开摇摇晃晃朝着那个大热源晃悠过去了。


他叔体温偏高,没给暖气的日子搂着取暖简直不要太幸福,所以一出去应门就觉得被窝儿里热气散的特快,他也就跟出来了。


方博儿身上穿着邱叔同款睡衣倒是挺合身,就是锁骨有好几片没消下去的红痕格外扎眼。他晃晃悠悠坐到了邱贻可在的贵妃榻上就要往人家怀里倒,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用无神的大眼睛直勾勾盯着坐在沙发对面的俩人,三五秒后一个激灵吓醒了。


“皓哥……大力哥……”


王皓眼睛都要瞎了,一蹦三尺高,叉着腰伸手指着方博儿又指着邱贻可,你你你他他他,你们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。


合着这还有一个两年都没明白怎么回事的。


邱贻可理都不理他就把人往怀里带,吓的方博一个劲推他,他却死皮赖脸的拽着人家手往自己怀里揣。


卧槽你妈邱贻可,老子眼睛要瞎。


王励勤在一旁发出忍耐的笑声,一把把王皓拽回沙发上。


“皓子,你别吓唬小博儿。”


“不是,大力,你看他们……哎哟你那天让我转告老邱在家里等疯的人就是他。”


可不就是他,你以为呢。


“他他他他不是之前还和许昕……”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王皓赶紧闭嘴没了下文。


邱贻可看起来好像没听到许昕这个名字,还语气温和的责怪方博儿怎么又不穿鞋子,方博儿也像没听见似的自己回到卧室里穿上白兔子拖鞋又回来了。
“大力哥,皓哥,一起吃早饭吗?邱哥做。”


王励勤摇摇头,拽着王皓到了门口,不了,就是来看看你们,小博儿你就一个星期的假,回来把假条补上,还有你啊老邱,该下基层下基层别总奴役皓子。


 


送走了两人邱贻可和方博儿站在玄关大眼瞪小眼,邱叔上手刮了他鼻梁一下,“瓜娃子,还支应我去做早饭,你要当我的家?”


方博儿没心没肺的傻乐着点头,一下窜到他叔身上,冲劲之大害得老男人倒退了几步才稳稳托抱住他。


“说吧,想吃什么,叔给你做。”


方博儿一下就想起来第一次亲密接触时他喊出来的荤话,脑袋埋在人颈间怎么都叫不出这个‘叔’字了,偏邱贻可好像特别喜欢他这么喊,总是变着法逗他,自己还三不五时说道说道。


其实他们年纪差的也不算多啊,顶多就是方博儿上小学时邱贻可上初中,年龄差都不到两位数,可就是喜欢他叫叔。


恶趣味。


 


俩人这顿早饭不折不扣吃到中午,又腻味了好一会子邱叔终于耐不住拽着方博儿出门。


在屋子里宅了几天也该出去放放风了。


方博儿自打那天来邱贻可这家都没回,索性大喇喇站在邱叔衣柜前挑衣服。邱贻可挺居家的,不像旁的人有钱买一堆没用的东西胡造,他衣柜里的衣服不多,以冷色调为主,样式也都简单大方分门别类挂的整齐,方博儿左挑挑右捡捡找了件灰色的卫衣套上了。


俩人一前一后出门,坐上了车邱贻可就捏着方博脸蛋儿问他想不想去看电影,方博儿笑得贼呼呼,邱哥,你是要带我约会吗?


说着手又贴到人腰眼上。


是啊,叔带你出去约会。


哎邱哥,咱车都上了你才知道补票玩浪漫。


邱贻可挑挑眉弹了他额头一下,好你个方小博儿,你这是学坏了呀。


 


两个人一路说笑到了电影院,正赶上方博儿心心念念的国外大片首映。邱贻可挤进人群去买票又抱了一大桶爆米花,再回去找人时却发现有个人站在他身边。


是许昕。


方博儿这时候背对着他,许昕一抬眼看到邱贻可走过来,扬手打了个招呼,“邱哥。”


“昕子,也来看电影?”走上近前,很自然的把爆米花塞到了方博儿手里,而方博儿接过来也挺平静的捧着爆米花吃。


许昕对两人笑笑,“麦麦一直念叨说想看首映。”


这两年里方博和许昕见面的次数一个手指头都数的过来,还是大家都在的场合,也许是刻意回避着的关系。


今天这次不期而遇方博儿第一次从许昕嘴里听到关于他妻子的名字,竟然就像和普通朋友见面话话家常一样自然,看来是真的不在意了。


是啊,早就不在意了,因为有另一个人填满了他的心。


许昕眼睛一直盯在方博儿身上,只觉得身上这件灰色卫衣格外眼熟,像是邱贻可最常穿的那件,再看看邱哥看他的眼神,心下了然,他们是真的……在一起了。


自打结婚已经成了两个孩子的父亲,生活的重心除了工作更多的是照顾妻儿。


妻子很爱他,孩子也很听话,许昕被这种淡淡的幸福感包裹着理所应当也是幸福的。只是会在夜深人静时想想如果当初做了另一个选择,如今会过着怎样的生活。


他在心的一角留了个位置给方博儿,只是偶尔怀念着,然而此时此刻看到是邱贻可站在他身边……到底意难平。


“小博儿,你先进场,我和昕子有两句话说。”


方博儿点点头,接过他叔递来的票朝许昕挥了下手就要进场,邱贻可拽住他嘱咐两句少吃爆米花那个上火,又给他整理好了卫衣兜帽,才把人放走。


邱哥,你们俩在一起了?


是呀在一起了。


许昕有些烦躁,从兜里把烟掏出来自己拿了一根又递给邱贻可,却被他笑着推回去了。


我戒烟了,博儿不喜欢烟味。


许昕一愣,夹着眼的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,讷讷笑了两声又收了回去。


邱哥,我记得你可是将近十年的老烟枪了,打上大学那会烟就没停过。


邱贻可点点头,哪是将近十年,是十多年了,可他不喜欢。


许昕被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,邱贻可明明语气平淡的好像在谈论天气,根本没有动一刀一枪,可就是这一句最平常不过的话让他败下阵来。


方博儿会选他不是没有道理。


一个记得他所有好恶,默默守候,把他捧在心尖上用力疼宠的人,是比自己这样自私的更值得相守。


也罢,收起那些不堪的心思吧,两个人各自安好是最好的结局了。


邱哥,我先走了。麻烦你……好好照顾他。


邱贻可点点头,这个当然,追了两年多才套牢的,是疼都来不及的。


 


两人一起看完电影,吃了点东西勾着小手慢悠悠在街上逛。


邱叔叔一直都知道方博儿左手中指上戴着个素银戒指,却不知道是怎么来的,就瞧他见天儿戴着,如今把人家手揣进自己兜里,两个手指头夹着那戒指转悠着玩。


“小博儿,这个是什么戒指。”


嗯?方博儿敏感的嗅到了老男人周身散发出来的极淡的酸气,他玩心大起,抽出自己的手看着套在中指上的银戒指慢悠悠的说到,“邱哥,戴中指的戒指是订婚的意思呀。”


订婚?


邱贻可停下脚步,认真的掰正方博儿的身体,“那小博儿,你和谁订婚了呢。”


我和邱叔叔订婚了呀。


可他没有说出口,反而慢慢把手上戒指褪下来,然后展开邱贻可的手,极其郑重的把戒指套在了他左手中指上。


“叔,这就当是给你的订婚戒指了,等我攒够钱再给你买一个好点的,就来娶你。”


方博儿笑得见牙不见眼,邱叔叔低头看着那个样子再素不过的银戒指,心头仿佛催开了一朵小花。


“好。”


 


很久之后才知道那个戒指其实是方博儿用来躲相亲的障眼法。


不过谁在意那些。


他只是一直琢磨着方小博儿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攒够钱来娶他啊。


 


The End


会不会还有番外……不好说……

评论(2)

热度(562)